以日本民族主义为出发点,谈谈日本为何屡屡与

 新闻资讯     |      2020-07-02 02:02

岛礁主权问题的产生、发展贯穿于近代以来日本国家发展战略的全过程,而民族主义则是岛屿主权争端爆发、演变的重要推动力。在日本民族国家构建过程中,受国际国内因素的制约,形成了不同历史发展阶段中各有侧重的民族主义。

基于日本民族的单一特性,日本民族主义属于典型的国家民族主义。它完全以日本国家利益为核心追求,是一种在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甚至可以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力量或因素。

“民族主义的战略各有不同,但在本质上都是领土战略,这就是说,与其他社会现象不同,民族主义在思想上显然要靠领土滋养”

早在16世纪,丰臣秀吉在实现日本统一时,就曾构想过“大日本”的宏伟蓝图:首先要征服朝鲜,然后渡海占领中国,进而征服东南亚以及天竺,建立一个定都中国北京的“大日本帝国”。并发誓要“在有生之年,将唐国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

可以说,丰臣秀吉把“大日本”的国家构想推向了一个顶峰。明治维新继承了这一领土扩张思想,并在实践活动上开始掠夺和奴役邻近国家的领土和民族。

“朕与百官诸侯相誓,意欲继承列祖伟业,不问一身艰难,亲营四方,安抚汝等亿兆,开拓万里波涛,宣布国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之安。”

这种“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海外”的战略方针,是近代日本国家民族主义在意识形态上的总动员。

此后,日本策划发动了一系列对外战争,并与西方列强平起平坐地讨论一些岛屿的所有权问题。例如,1873年至1875年,日本与美国谈判并从其手中收回小笠原群岛所有权。

而对于亚洲的邻国,日本则是采取了强行侵占或窃取的手段。1874年日本借口琉球漂流民被杀事件,迈出了侵略台湾的第一步。1875年日本强迫琉球断绝与中国的一切关系,并于1879年4月将琉球藩改为冲绳县,完全吞并了琉球。

1875年9月,日本制造“江华岛事件”,侵略朝鲜。此外,明治政府还于1891年占领硫黄岛;1895年将钓鱼岛划归冲绳管辖;1898年占领南鸟岛;1900年占领冲大东岛。这些被日本或以武力强行侵占或偷偷占领的岛屿,有的已成为日本的领土,而有些则成为日本与邻国间领土主权争端的根源。

可见,日本民族主义者策划和制造的岛礁主权争端,不过是日本民族主义承袭领土扩张传统,并以之作为国家利益诉求的一种自然延伸而已。

有民族主义,自然就有极端民族主义者。生存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民族,因其所居的客观地理环境和生存状况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思维模式和感情习惯,从而积淀出不同的民族性格。

“日本人生性极其好斗而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顽梗不化而又柔弱善变;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忠贞而又易于叛变;勇敢而又懦弱;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的行为的观感,但当别人对其劣迹毫无所知时,又会被罪恶所征服。”

民族的特征与构成这个民族的每一个个体,既是相互关联的,又是有区别的,并非是对应的关系。某一个民族具有某种优点或者某种缺点,并不见得在这个民族的每个人身上都会找到。

而在日本,正是由于有像石原慎太郎这样掌握话语权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才使得钓鱼岛主权争端被推到了危机的边缘。年逾八旬的石原慎太郎常说的一句话是:对于国家的事,每个人都要有“我来做”的气概,每个日本人如果没有独立之心,国家就无法进步。

石原非常喜欢海,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关于海的。因此,对于海洋领土他是一个急先锋。关于钓鱼岛,他率先带领一部分“青岚会”会员登上钓鱼岛,建立了灯塔。他还利用运输大臣的权力,不断用各种方式加固钓鱼岛上的灯塔,并一直想方设法将其标记在海洋图上。

他甚至宣称:为了保卫钓鱼岛,日本可以打类似英法马岛战役那样的战争,并且多次扬言要把自卫队派到钓鱼岛上去。

正是日本的民族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存在,使得日本与周边邻国屡屡爆发岛屿主权争端,而在新世纪,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并没有衰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