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探索“物业服务+养老服务”模式,物业都能

 新闻资讯     |      2020-06-23 06:10

北京近日正式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其中探索实行“物业服务+养老服务”模式的新鲜提法引起了较大关注。据民政局解释,这是鼓励物业公司结合目前的物业服务,增加开展满足居民需求的养老服务,比如可由物业单位为老年人提供送餐、打扫卫生等居家养老服务。

物业常驻社区,专业工人齐备,又一年到头与居民打交道,若由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入户服务,无疑是老年人生活的有力保障。目前在为老服务方面,物业能做到什么程度?而若想更进一步,可能尚有培训、收费、监管等环节要细致考量。

靠椅排成一行、围布抖擞开来……上个周末,石景山八宝山街道沁山水北社区又一次“便民服务日”在小广场热闹开启。和往常一样,免费义剪区立即吸引了诸多老年业主。

不出大门就能将头发打理清爽,再去垃圾分类宣传区参加一轮答题抽奖,到文明养犬宣传区了解下最新政策,60岁的社区居民周书云对“便民服务日”称赞连连。作为第一批入住小区的业主,眼见着物业提供的服务愈发丰富,且对老年友好,她感慨生活在这里“很幸运”。

“真有点什么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物业和社区!”前几年,周书云曾发生了一次紧急状况,“突然要晕倒,感觉人像要‘不行’了似的。”独居的她下意识给物业打电话,没几分钟物业就赶到了。“一直陪在我身边,又张罗着去医院,后来慢慢那个‘劲’儿缓过来,觉得没必要去了。但有人在旁边,确实特别安心。”

北京远洋亿家物业沁山水服务中心客服经理李培花告诉记者,公司是2013年入驻沁山水小区的。起初其实并未想到将老人的需求“单拎”出来给予特别关注,但因物业管家每天都在楼里,当老人遇到困难时,会自然寻求物业帮助——去医院时,请物业帮忙遛狗;换洗窗帘,是物业帮忙拆卸;打水、跑腿更是家常便饭。

时间一久,再加上与社区居委会的合作联动,物业对哪家老人身体不好,哪家老人独居空巢等情况非常了解。尝试开展的几次空巢老人慰问活动,也得到了居民好评。

在此基础上,自2015年起,物业与社区联合,逐渐打造出“便民服务日”模式。每次制定服务主题,比如清洗地垫、打扫卫生,义务理发等,若老人行动不便,还可请理发师上门。当天气渐热,清洗空调滤网也会被纳入到服务中来,去年更新增了带业主出门春游的项目。

“每年社区活动不少于30次,全部是免费的。”李培花表示,这些服务虽以“关爱老人”为出发点,但始终没有限制参与者的年龄。“事实上我们发现洗地垫、洗滤网、参加理发等活动的绝大部分也都是老年人,说明老人对类似服务的需求确实比较大。”

相比商品房小区,在原本没有物业的胡同,通过政府购买增设平房物业,算是近年来的新鲜事。与小区物业变着花样“推陈出新”不同,平房物业“保障”的意味更浓一些,但要干的活儿可一点也不少。

今年初,北京宸源物业接管了东城区天坛街道东晓市社区的平房物业工作。经理申宝玉介绍,公司按照东城区平房物业管理标准来展开工作,主要负责环卫保洁、安全防范等内容,入户服务也占到相当比例。“哪家居民有事情,就给社区打电话,社区再联系我们过去。”

“物业肯定不是只为老年人服务,但我们这儿老年人确实特别多,党员值班最年轻的都得50多岁呢!”天坛街道东晓市社区书记左铭介绍,社区有238个平房院,5座简易楼,老年人占比高达42%。子女不在身边,老房又状况不佳,从这一角度来说,物业承担的很多服务,其实就代表了老人日常需求。“改线、换灯管、通下水、打扫院子……”申宝玉盘点日常接到的派单,大多集中在生活维修类,偶尔也要面对处置有毒蜂类等突发事件。更为特殊的是,接管社区平房物业工作还没满月,疫情便开始了,这也让大家对老人的需求有了更多认识。

左铭表示,根据管理要求,胡同封闭了一些出入口,客观上给老人出行带来了不便。“2月中旬,在防疫形势最紧张的时候,有位80多岁的大妈说子女都不在身边,买药原本上个坡出去就行,现在绕路会比较远,正在发愁呢。我们商量了一下,和物业一起去社区医院给她买了药,后来陆续又买了好几次。”

还有位老年居民,每周要3次去医院透析。为了尽量缩短走路距离,社区给老人留了电话,让他每次往返都打电话,这样物业就提前去封住的出入口帮他开门。“那个门是隔断改的,要好几个人一起才能抬动。近4个月来,只要一有电话,几位物业师傅第一时间就会赶去开门,从未耽误。”

老人的种种难处看在眼里,申宝玉表示,最近物业方面也在和社区商量,将来考虑对孤寡、空巢老人提供进一步的服务。“比如入户做家务,我们还有车,可以带老人去看病。”

对于将物业服务与居家养老相结合的探索方向,受访者均表示非常值得推动,同时也分享了各自的期待和建议。

在李培花看来,推行更多增值服务,首要考虑的是人员配比问题。“目前来讲我们要求前台8小时有人,另外8小时居民打来电话,通过转接可以正常接听。如果时间延长、服务种类增加,无论是收费还是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不收费,都要人力允许才能做得更好。”

沁山水北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郑丽霞也有同感,在返京人员隔离期间,她和十几位同事除了执勤就是送快递,每天连轴转。“社区里需要特别关注的高龄独居老人,我们有个台账,目前还不算太多。除了物业、社区,还发动了稍‘年轻’些的老人进行志愿帮扶。如果老人全都要靠物业来服务,他们也是忙不过来的。将物业作为诸多养老力量中的一个分支,不将担子压得过重,或许比较合适。”

另外,以往物业针对的都是公共区域设备设施的维护、维修、巡查等,如果真的开展涉及护理的居家养老项目,员工肯定要先行接受相关指导和培训。“什么病如何护理总要有所了解,像糖尿病人沐浴,对水温是有要求的,不知道的话很容易产生纠纷。”

东晓市社区书记左铭则认为,为老服务若进一步深化,应该把服务进行定位,将“界限”明晰一下。“老人家里确实有需要的话,平时买个菜、送个米面都行。”事实上,这也是社区接下来想要和物业共同努力的方向。

“但有些东西物业、社区没法去做。”她坦言,平房物业尚未收取居民物业费,但个别居民却认为所有的事儿都是物业、社区的责任。“家里有蚊子蟑螂,会指责我们。还有70多岁的老人,非让我们跟着去买电动车,说孩子要上班没空陪。问题是他家里老伴也不同意买啊!真出点什么事儿谁担责任呢?帮助老人应该是在高兴的状态下,不能帮完了还落埋怨。”

物业管理专家路军港认为,随着社会老龄化,一个小家庭往往要为四个老人养老,负担非常沉重,出台这项政策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物业服务机构加入到养老行业,目前市场还没有成熟的案例。为了不把好事做“歪”,防止物业公司只是为了免税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建议有准入门槛。“需出台一些管理细则,而且不是任何企业都能做。必须经过培训,然后分片区设定负责人,直接监管这一片的物业公司,同时起辅导作用。”

路军港强调,物业拓展养老服务不能免费,免费是不可持续的。但也不能高收费,将之作为一个盈利点,否则物业公司会忽略物业管理服务才是他的主业。应收取带有公益性质的费用,且为了精准快捷,有据可查,让老人子女和相关部门能实时了解,建议软件公司增加此类项目,辅助做好这项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