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扇耳光、扒衣服、木棍上身等校园暴力,也

 新闻资讯     |      2020-01-09 22:40

今天刷微博,看到一个新闻,名为:《贵州少年刺死霸凌者五年后,母亲:重判被欺负的孩子就是鼓励施暴》

简单概括一下这个新闻的内容——2014年4月30日,15岁陈浩瀚当年正读初三。案发当天,他与同校学生李某在食堂排队买早餐时,被李某踩了一脚,耳后二人发生口角和抓打。

在此后的12小时内,他经历了两次殴打及多次谩骂、脚踢和抽耳光和持刀挑衅。最终,他被强行拉到学习附近的一小区,在被十几人包围中,向对方“带头人”李某挥出一刀后,负伤逃跑。

李某持刀在其后追常熟货架了一段路后倒地,最后因伤重不治身亡。而陈浩瀚则是因重伤二级,一度被下达病危通知书。最终此案结果为:当地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陈浩瀚八年有期徒刑。

陈浩瀚的母亲在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自我安慰的理由就是“还好,孩子捡回一条命”。但是,她在心中也始终存在一个疑问“发生口角被打,一直被打,都不还手了,为什么还要打?”“为什么孩子被欺负成这样还要判刑?”

今年4月1日,贵州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再度将陈浩瀚列入减刑提请名单,提请减刑8个月。算上2017年他获得的六个月减刑,陈浩瀚的刑期还剩下两年。

看到这个新闻时的心情很复杂,因为近几年看到了太多太多的校园暴力的新闻。而每次看到这些新闻时,都在为被暴力的孩子心疼,哪个孩子不是父母手心里的宝?尤其是在自己身为人母之后,完全不敢想象,如果那个被暴力的孩子是我的孩子,我会怎么办?

一个身穿校服的学生先是踢了男孩一脚,紧接着伸手推搡他一下,顺势又在他头上扇了一巴掌。

男孩躲开后,另一个身穿黑衣服的学生,抄起一根长棍直接抡在男孩的后脑勺上,男孩瞬间笔直倒地,当场昏迷。

几名身穿校服的男生手持木棍、皮带,对另外一名男生进行殴打踢踹。被打的男生抱着头蜷缩在楼梯拐角,求饶也被打,不做声也被打,每个打人的男生下手都是不分轻重,期间有木棍被打断。

今年2月份,辽宁本溪第一中学,一个男孩因为劝架,被送进了抢救室,命保住了,手指上的筋却断了好几根。

孩子母亲说,儿子同学在课间因为矛盾动了手,儿子处于好心劝架,引起了一位同学的不满,怀恨在心。一个小时的自习课结束,这个同学在儿子在走廊的功夫,从后背摸上来,掏出裁纸刀就要割儿子的喉。最终经过几名同学的奋力阻挠,儿子被送进了医院抢便利店货架救。

视频中,几个女学生在寝室里围绕着一个女孩有说有笑,下一秒,一个个巴掌就甩到了女孩的的脸上。这几个女学生似乎把扇嘴巴当做了游戏,甚至有一个学生还模仿宫斗剧中的样子,先帮女孩整理头发,然后随手就甩一耳光。被打的女孩一动不敢动,人家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但是施暴并未因她的“合作”而停止。

这些被我们知道的事件还只是每天发生着的校园暴力事件的冰山一角。根据2017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校园暴力和欺凌》“全球每年2.46亿学生,因欺凌而痛苦。”(这个数字应该也是少于实际发生的真实数据)

很多人,每次知道校园暴力事件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在受害者身上找理由。就好比,3月份的那个校园暴力发生的时候,动妈在地铁上早高峰时就听到有人讨论说:“那么多学生,这些那声偏偏找这个男孩的麻烦,肯定是这个男孩自己也有问题”。

这让我想起来,小时候一个哥哥总是被大一些的学生欺负,他哭着回家告诉他爸爸,他爸爸就说:“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你自己肯定哪里惹到人家了!”

但是,事实上那个哥哥和他们都没有什么交集,他们只是看他有零花钱,而且比较好欺负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孩子被校园暴力,可能不需要什么理由,暴力他的人可能只是心情不好、看他不顺眼、或者就是想打人!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发布《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57.5%的校园暴力案件为故意伤害案件。从引发校园暴力案件的原因来看,五成校园暴力案件因琐事而起。在涉及故意杀人罪的校园暴力案件中,近七成也是因琐事而起。

知道的是把对方打坏了或者打死了,是不对的,但是后果如何呢?可能还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毕竟,暴力了对方后,自己要承受的结果几乎“很明显”——老师不当回事,对方家长可能也不知道。

后脑勺被打一棍,瞬间倒地的那个结果——孩子无大碍,校方批评教育后,双方家长和学生均和解。

被堵在楼梯暴揍一顿的那个结果——校方给你出的结果是,冬天穿得厚,没什么事儿,双方达成谅解。对于施暴的几个学生,做被记过处分处理。

你看,对于施暴者而言,所承受的结果只是如此而已——老师和稀泥,对方家长能接收和解。

动妈还记得弟弟上小学生的时候,每次放学都尽量等我一起回去,哪怕是我要值日,他也要等。刚开始我都会让他和他同学一起先回去,直到有一次,有同学告诉说,有一天放学,他看一个小学生背两个书包,还被一个大点的学生拽红领巾往前走,背影特别像弟弟。

当天放学,我特意跟在弟弟后面,发现果然是他,拽着他的那个孩子是隔壁村里的一个男孩,和我同岁。当时,我就冲了上去,那个男孩没有防备被撞了一个趔趄。然后我将他放在弟弟身上的书包重重地扔到了地上,还踩了两脚。

他上来推搡我,我们俩就打了起来。可能要归功于,从小我就比较淘气,总是和哥哥们一起玩,所以力气比较大,也可能是当时太过气愤,总之是把那个男孩狠狠的骑在身下修理了一顿(长这么大,那算的上是唯一的一次打架了)

我记得当时我没有带着弟弟先回家,而是去了那个男孩家。站在他们家门外就和那家长说了他们儿子欺负弟弟,然后我把那孩子打了。当时那家长的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他们说:“我家孩子很乖,很活泼,怎么可能欺负人?!还是你们惹到他了!”

忘记后来我说了什么,只记得我临走的时候和他们说了一句话:“如果他再打我弟,我就继续打他,打到他不敢欺负为止!”

从那以后,除了每天放学弟弟要和我一起走之外,弟弟开始了体能训练,每天和爸爸一起跑步、踢球。而那个男孩可能是被家里训过,也可能是被打怕了,也没有再欺负过弟弟。

而说到这里,我无比的感谢爸爸,没有指责弟弟“胆小怕事”、“肯定是你自己的问题”等等。

就拿那个欺负弟弟的男孩子来说,他知道当着很多学生的面,拽着弟弟红领巾往前走,会让弟弟没“面子”。当然,最终他被父母惯的结果不是好结果——在16岁的年纪里,退了学,拉帮结伙的继续欺负中小学生,在18岁的年纪里开始和一些其它混混称兄道弟,在21岁的年纪里和所谓的“兄弟”喝酒飙车、拼架,回来的途中与装满沙土的工程车相撞,120急救车赶到场的时候已经无生命体征。

当然,说到这儿可能有点偏题了,我们继续说被暴力者。到底如何,可以摆脱被暴力的局面?

从弟弟的那件事开始,我觉得首要的就是自己要有一定的体能和能力,能够做到让别人不敢欺负你。

药店货架

就好比公安大学心理学教授李玫瑾说的那样“只要孩子有运动,只要他有爆发力,就不会轻易被欺负”。

这一点特别理解表哥——孩子读小学三年级,孩子每天放学回来他都会观察孩子走路姿势及情绪变化。对于孩子的每一句抱怨或者说牢骚,他都会认真的倾听,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不耐烦的表现。而且每次有什么涉及到孩童安全的社会事件时,他还会和孩子讨论。

作为家长要学会去发现,无论孩子是被暴力者,还是施暴者,都要及时去关注、拯救。不要等他打残、打死了别人,或者是被别人打伤打残才去警醒。一旦事情发生,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一个家庭能承受得住的生命之重。我们对于自家孩子,真的是要让他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越有力量越不能“以大欺小”,当然也更不能等着被欺负。

人在长大过程中必须学会怎么面对各种丑恶、各种霸道,以正抗邪就是抗!如果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以后怎么保护你的孩子和你的家人?还有你的国家!

我是“动妈育儿”:自媒体达人,一名从企业高管职位辞职的宝妈,目前是一名宝宝私人营养师、育儿师和多平台主邀原创作者。写文不易,欢迎大家多多关注和转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