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邮电研三学生不堪导师压榨自焚:请别把利

 新闻资讯     |      2020-01-09 17:45

2019年12月26日凌晨,该校材料学院2017级一硕士研究生意外身亡。学校目前已经成立专门工作组,配合做好事件调查以及家属安抚工作。

并且校方表示,针对这次调查中反应的该研究生导师张某存在的问题,南京邮电大学已经与2020年1月1日,根据学校的相关管理规定,取消了张某的研究生导师资格。

毕竟,一条生活的生命就在她的压迫下就此消逝。死者还年轻,他的人生还有无限的可能,也许没有这次的事故,他可能会成为一名研究工作者,在他自己的领域中大放异彩。

据与死者熟悉的学生透露,张某长期对死者都有谩骂压榨,还有进行人格上的侮辱,让死者在其他学生面前失去尊严。

不但如此,张某还利用职责之便,不让死者过六级,不给他批改论文,还逼迫死者签订延期毕业承诺书,甚至还要求他去赔偿3200氮气实验费用,以这些为要挟来逼迫死者为他“打黑工”。

当时也是引起了广泛关注,在我翻阅资料的时候,在某平台上看到了当时死者薛某的同门师兄弟们的留言作证,强烈指责了死者的导师张某的诸多罪行。

其中一名师兄使用了匿名用户,将药店货架 死者薛某是如何被张某(张代远)压迫的患有抑郁而自杀的背后经历详细托出,让我们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了个清晰的脉络。

该匿名用户爆料称,自己曾经也是属于张某的研究生,而他也同样是经历了死者薛某所遭受的一切,只不过他抗下来了,而薛某没有。他在帖子中说到,正是因为他们面对张某的一次次压迫而不敢作声,一次次的容忍才导致助长了张某的虐气,让她更加变本加厉。

从他的文字中能够看出,张某在学校的地位确实很难以撼动,即使是他们和辅导员反应过这件事情,也只是得到一句敷衍的话。

而他们这一忍,就从03年一直忍耐到了16年,他们这些师兄们的13年的忍耐也让张某这个“暴君”心中的黑暗迅速成长,最终忍耐出一条人命!

他声称从研一开始,在没有学位论文工作的情况下,主要任务就是做助教,可帮张某做助教的生涯中,没有学生没有收到任何补贴,而且所有车费都是自己垫付。

在听到其他的学生都拿到了自己导师各种的补贴费用,张某的学生们都很不是滋味,因为他们光是垫付在车费上面的钱,就已经是其他学生的补贴费用的好几倍。

大家都经历过学生时代,都明白那会儿大部分的学生都只不过是消费者,身上每个月有多少伙食费都是固定的,在帮助导师干活的情况下却要自己掏钱,这和白干活不拿工资有什么区别?

张某利用导师职责之便,强行让学生向他上缴实习工资,知情人声称,在研二的时候会外出实习,还需要如实汇报自己的工资情况给张某,并且在实习结束回来之后还要去张某的办公室,带上一封装满现金的信封袋,以示孝敬。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如果这位张某像是相声这行的“三年学徒,两年效力”,那我觉得他的行为是应该的。

就是说学生在跟着老师学习的这个阶段,吃住都是老师包的,老师像对待自己孩子那样对待你,但等你出来工作了,那你就要为老师工作两年,你赚取的收益应该上缴给老师,以报师恩。这叫理!

但如果你什么都没做,还要让学生把自己辛苦赚来的工资上缴给你,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张某还经常利用导师的身份,常常叫一名女生在晚上7点的以后单独去他的办公室,据这名女生回忆,她每次去张某的办公室都是带着刀,因为那时候学校的老师都已经下班。甚至张某还曾经以帮看论文进展为由,晚上六点多叫一名女学生到他家一趟。

并且,在薛某出事之后,不少和他同门的师兄弟们都自发出来指证张某,揭露了当年自己作为张某研究生时所遭遇到的对待,甚至说张某作为研究生导师,至少有5年时间从未踏入该教研室一步。

在这期间,又有多少无辜的学生臣服在张某的淫威之下,种种行径,都展现了这名研究生导师的禽兽一面。

我们中国人始终讲究的是做事先做人,道德、仁义为一个人的最基本的核心,如果连品德都不端正,那即便是再高文化、再有学识的人,也不过是披着人皮的牲畜。

对于研究生导师这一职责便利,我向之前曾经读过研究生的表哥请教,是否真的作为一名研究生导师,真的有这么大的权利,能够逼迫一个学生为他做牛做马?

表哥告诉我,作为一个研究生导师,这个职权之大对于一个研究生来说,就像是佛祖的五指山,只要他有一点歪念头想要对你下黑手,那你就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曾经表哥就是一名化工的研究生,在他读研究生的一年之后便退学了。

那时候我们还以为是他对这门学科不感兴趣,可后来才知道,是他的那个研究生导师不断地剥削他们,天天逼着他们去实验室做实验,还要用他们来作为金钱的制造机,不断在外面私接活回来给他们做,中饱私囊。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表哥才受不了这个导师的折磨,毅然决定退学。在他之前,还有三个师兄和他一起都是这个导师带的,那三个师兄在表哥进来不够一年的时间就陆续退学,实在顶不住这个压力,宁可没有学位都要离开。

表哥和我说,像关于这种研究生导师利用职责之便中饱私囊的问题早已经是学校司空见惯的事情,已经不是大新闻了,只不过这是一个小众圈子,并没有那么多人知道。

2019年9月,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研究生陈某因导师压榨跳楼;2018年12月,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陆某因导师压榨跳楼;2018年11月,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田某与导师产生矛盾跳楼;2018年3月,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某因导师压榨跳楼。

说句实话,看到这些鲜血淋漓的新闻报道,我在敲打键盘的手都忍不住停了下来,走到窗台的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我们好好的思考一下,在这些年,我们看到了多少关于教师负面的新闻报道,究竟这些培养祖国下一代的领路人,为什么自己会走上一条歪路,并且不断地把后面懵懂的学生们都带入一条歧路上?

试想一下,如果张某这件事情并没有被曝出,而这位死者薛某并不是因为这件自焚的事情使得这个潇洒快活13年的恶魔暴露在人们面前,他还要继续压榨多少学生?又会有多少个薛某出现?

便利店货架 可能真的会有一名女学生在被叫去张某办公室的时候惨遭毒手,迫于他的淫威之下不敢声张,从而在她人生路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

为什么校方、辅导员在接收到学生的检举之后,却是敷衍学生让他们再忍一忍,毕了业就好了?

在某乎的一个帖子上面,我看到了一个这样的话题:你遇到过的最变态的博士生导师是怎样的?

“我为什么不曝光出学校的名称和教授的名字?因为挂出来也毫无意义,他们这些人即使是领导们也不会轻易去动,因为一个有资格的教授就是学校的金招牌,就是口碑。”

在涉及到利益上面,果然是非大义就成为了泡沫幻影,在现实资本的面前,很多人就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家长不闹大,不会引起社会舆论,这些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无论是2016年跳楼自杀的薛某,还是2019年自焚的学生,都是在所谓的研究生导师的强行压迫下,才断送了自己的生命。

我一直都在说身边的朋友说,每样东西存在既有他存在的道理,假如我们无法去改变他,就应该去适应他。

就像两位张某这样的研究生导师,这是社会发展趋势所带来的副作用,在有了地位等级之分之后,人性的贪婪也就被暴露出来,开始学会用职权之便去为自己谋福利。

即使这次取消了张某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可未来还是会出现第二个张某,第三个张某。这些是我们无法去逆转的现实,因为人性是最不可控制的。

我们能做的,就是在面对张某这样的人时,果断地拿起法律武器去保护自身的利益,切记不要容忍对方的恶行,你越是忍耐,只是给他的戾气提供了一个充满营养的培养皿,助长他的邪风之气。

而在这里,也希望有更多的教药店货架育工作者,能够从自身做起,牢记自己自身的职责,如果是为了谋取利益,大可不必做这行教书育人的行业,去经商、开公司都比这行要来钱快。

我一直认为,做教育工作者,就是将自己百分之百的认真和耐心,投放到这些可能成为国家栋梁的孩子们身上,将自己能够给予他们的知识都倾囊相授,要对得起所有父母将孩子送来学校的这份信任,对得起自己成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的初心!

我知道,这个愿望要实现起来堪比登天,可我仍希望,未来的日子里能够越来越少像张某这样的作恶之人,也越来越少像薛某这样的无辜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