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走进桐城采风作品选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3:40

桐城派故乡行采风第一站就是嬉子湖镇。这是文都桐城首屈一指的水乡重镇,由过去的肖店乡、双店乡、朱桥乡三个乡合并而成。嬉子湖镇三面被水包围,东边隔着白兔湖与枞阳相望,南边的是菜子湖,西面是隔着嬉子湖与安庆相望,三水养龙,嬉子湖镇地形独特狭长,宛如一条游龙在三水间嬉闹。这里水光山色、民风淳朴、文风昌盛,真正的人杰地灵,有“穷不丢书,福不丢猪”民歌,村民以“发狠读书”为教育子女的口头禅,这条宛若游龙的龙冈上人才辈出,每年通过高考、中考向全国各地输送大批的人才。

“桐城好,最好嬉子湖,贾船帆挂千秋月,渔艇灯明两岸声,一望水平浦”。这里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根在这里。我出生在湖边一个贫苦农民之家。在这里上了小学、初中,熟悉这里的乡风民俗,记得上学时走过的一条田埂,读书放学后,放牛、打柴、双抢成了儿时和年少时生活的主要内容,直到16岁考上县城的师范学校。除了一望无际的湖水,向南眺望的也是我儿时见到的唯一一座山,就是松山,父辈们经常到大嘟墩、小嘟墩附近去照索捕鱼。上初中时就听说张宰相的祖坟在离学校不远的胜利村,以“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而闻名天下的清张英张廷玉父子宰相经过寒窗苦读而走出去,走到京城,成为为文为官的典型代表。从小在这里长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这里还有明代大师方以智祖母墓坊,明代四川按察使余珊墓及太平天国时期铸币山庄,“松湖落雁”和“嬉子夕照”分别为桐城十景之一。

时令已进入大雪,但阳光格外的灿烂,真正风和日暖。刚刚建成的嬉湖印象,是一家观光农场。这里湖面开阔,湖心岛隐隐约约,远眺右前山嬉子湖最高峰松山尽收眼底,在景区左边有神秘历史传说的张宰相的祖坟之地“落风窝”。张氏祖茔,背依雄山,形似凤凰,两山对峙,伏若凤翼,故名“凤凰窝”,面临松湖,松山为笔架,松湖为砚池,湖中左右一大一小水岛,称之为“印墩”。湖上小船来来往往,夜晚萤火星星点点,张氏祖茔拥有“日有千人唱喏,夜有万盏明灯”之盛景。

松山湖中还有一小岛,这看恰似一条鲶鱼在水面游动。在枞阳长江水闸尚未修前,菜子湖水位处于自然涨落时期,湖中有一处凸起水面约两米多高的陆地,东南方向位置稍高,从高处远眺形似一条鲶鱼,故当地百姓称之为“鲶鱼岛”,颇有一番意境。

几个在深圳创业的桐城籍乡友,怀着一颗回报家乡、建设家乡的热忱之心,于年初动工说干就干,几个月来就完成了湖心岛恢复工程、一期智能化工程监控系统完整、虾稻田挖建塘口清淤、中华鳖池建设、荷花风景池建设整顿及功能厅建设、野炊大锅灶和草莓大棚建设,景区已具雏形,水上观光、水上高尔夫、漂移车、采摘园等游玩项目亦在谋划建设中,该景区景点借助嬉子湖优美的湖光山色、淳朴的风土民情、厚重的墨迹及名人效应、丰饶的水乡资源一定能够建成人气旺的旅游景点,引领家乡嬉子湖旅游开发。

一望无际的水域让人胸襟开阔,清澈平静的湖面赏心悦目,放眼望去,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坐在快艇上,临风疾驰,心旷神怡,溅出的长长的洁白水花如长龙嬉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不知名的水鸟攸惚潜入水中、攸惚浮出水面,与人玩起了捉迷藏。遥望湖心郁郁葱葱、四面环水的仙岛嬉子墩,真是鹤鹭天堂、人间仙境、海上蓬莱,远观似山水芙蓉,近观若睡猫卧湖,贪恋这湖光水色。“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壁,渔影互答……”可惜今天多云,虽是下午从云影里照射出几道残阳照在湖面上也波光点点,颇有“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的意境和浪漫。

沿滨湖大道漫步湖岸湿地公园,道路纵横交错,曲折回旋,亮台廊树,花园假山。渔文化体验风趣让人回忆起儿时捕渔捞虾的美好时光;一塘残荷掩盖不了盛夏时的清新滴翠;宣教馆、采摘园、垂钓中心及公园驳岸工程让人感受到湿地公园建设的投入规模和挽留天下游客的良苦用心。

傍晚来到湖边一只渔船改造建成的“水云间”餐馆,品尝着湖中鲜美的鱼虾和家乡可口的小菜,一阵风从船窗吹来,真有“把洒临风、其喜洋洋者也”的快意人生。

回到故乡的菜子湖边,站在余庄矶头上眺望儿时放牧的地方,一望无际辽阔的牧场,青草碧绿,点缀着一片片娇小动人的黄色或红色的花,把这个春天的草场妆扮得无比生机和活力。一头正在吃草的水牛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主人,兴奋抬起头傲视我们。远眺对岸的杨湾义津仿佛比儿时距常熟货架离近多了,草场、湖面,汤沟宕宕的,仿佛又回到了故乡放牧的儿时岁月,也终于明白心中为什么总向往内蒙大草原,总有蒙古人的热情和宽广。

回味我牧童的岁月,每天对生活充满信心和歌唱。7岁时被做生产队队长后的父亲“以权谋私”,安排我放队里仅有的4条牛之一的黄牛,每年可为家里挣80个工分。天不亮5时左右就摸着黑路到稻场边的牛栏牵上牛牵着岁月走到湖边吃草放养,多少次看红红的太阳从东方渐渐升起,多少次带着夕阳伴着老牛回家。赶上春耕忙时,7点时骑着牛快跑回到田头交给父亲犁田,又往返回家拿上几根山芋背起书包边吃边快步到学堂读书上课。十几年的牧童,没有指出一个桃花坞和杏花村的,而在江南秋浦,杜刺史酒后一首清明诗的吟唱,牧童一指成就了天下第一村。我每天在杏花村里吟诗交友。

牧童的岁月,牛背上的少年。直到15岁上初三时才将牛交由弟弟放养,难忘在这里放过的三条牛;难忘那碧绿的草场;难忘少年的美好时光,回想儿时乡间的日子,宽厚有绵长,虽清贫但快乐积极向上,对生活充满激情和梦想。

巷子两端分别刻有“礼让”和“懿德流芳”的牌坊。“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诗句简洁无华无高深的用典,却蕴含着高深的哲理,表明了宰相的胸襟和度量,彰显了桐城人的礼让厚道,让人理解了为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

我留意到从文庙去六尺巷的路上立着一蓝底白字的宣传语:“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大学》”,感悟很深,做人当学张宰相,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能得理不饶人。

巷子左边建成的文化墙仔细品读方能悟出其中的内涵,为人、为官、学问、交友都从这里得到感悟和思考。如录自张英撰写的家训《聪训斋语》的“读书可以增长道心,为颐养第一事也。”“读书者不贱,守田者不饥,积德者不倾,择交者不败。”等张廷玉在《澄怀园语》中说:“官职高一步、责药店货架任更大一步,忧勤更增一步。”正因为张廷玉居官能坚守“慎”、“廉”、“勤”,在康熙和雍正二帝时始终受到重用。雍正皇帝赞许他的功勋“在疆场汗马之上”,乾隆帝用“两朝纶阁谨无过”来评价他。张廷玉去世后,朝廷赠给谥号“文和”,并配享太庙,成为清代唯一享此殊荣的汉人大臣,可谓功德圆满。

参观完文庙经市府广场几百米可达六尺巷,虽然被绿化带和翰墨街等有关建筑占据减小了,但这里广场周边大致建筑基本没有变,市委市政府现改为美术馆和桐城文化博物馆,西边是邮政局,穿过一条街北边是桐城中学,南面是繁华的和平路上有电影院、新华书店等。站在广场上把岁月眺望,30多年前我在县城西门外龙眠山下读书的岁月又浮现在眼前。每至周末必须匆匆赶至这个广场乘车回家,当时每天下午只有唯一的一班客车,错过就不能回,所以经常在周六下午上了一节课后开溜匆匆一路小跑至这个广场,再拼命地挤上班车,十几岁的小男孩,瘦而机灵,除了从正面挤,经常贴着车身手抓车门挤上车,更有时从车窗里翻身而入。大概经常坐车熟悉面孔了,皮肤黝黑的售票员阿姨总是不让我失望容忍我挤进已载满乘客的车厢。

回家后总是收获满满的,除了从家里要了3~5元生活费,经常带上母亲特意为我做成的一茶缸红烧的虾子、茶干及肉丁在一起的辣椒酱,让同寝室的人羡慕不已,至星期日下午再乘车到这个市政府广场下车,经过大概今天六尺巷的位置,穿过老干部荣休所,回到师范学校。

在东部新城,不必说书声琅琅的新八中和即将投入使用的市医院,更羡慕母校师专的一栋栋崭新大楼和如茵绿化,古老的高河桥上窄窄的水泥预制板路面,沧桑斑驳由青砖砌成的古桥墩倒映在清澈的河水中,与修葺一新、绿化成茵、整齐倾斜的护坡石头形成对比。

这里应该是我人生接触社会的第一站,35年前在龙眠山下师范读书时被抽调到这里参加普九社会实践活动,在人生最美好青春年少季节,在这里遇到了最心动的人,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屈指算来应是情窦初开的18岁,当时交通不便,经常与同班的一母婴店货架个女同学踏着春光,谈笑风生,走在这片土地的小路上去村完小开展工作,路两旁的麦田青悠悠,油菜花遍地金黄。春风吹拂在少年少女的脸上,谈工作谈人生谈理想,温暖惬意。当时这里叫高桥乡,父辈称之为十五立方,意指这里的位置很特殊,与县城、孔城镇、古井镇皆为十五里。乡镇合并而变成孔城镇的一个村子,但地名一直未变。如今一座崭新的新城在这里崛起,也掩盖不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和青春萌动的美好。

人生就是一个圆,回到高桥仿佛又一次回到那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青春年少好时光。眼前闪动着一个圆圆的笑脸,围着蓝丝巾穿着淡红色棉袄的活泼善言的女孩形象,还是那样迷人,还是那样深刻。

陈春明,安徽桐城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荣获“池州市首届拔尖人才”。

著有个人文集《阅读人生》、《心岸踏歌》、《与时俱进》三部。主编文学作品集《秋浦流韵》、《湿地贵池》、旅游文集《漫步秋浦魅力贵池》、《贵池民间楹联故事》、文艺评论集《执着与坚守》等。现任池州市作协常务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