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大师林清玄,每个人哭着来到世界,最后又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3:40

努力回想之后并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依据我们脑海里的经验,似乎每个娃娃从诞生,来到世界的那一刻起,就会哇哇大哭,好似要让别人听见自己的哭声,以证明自己便利店货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

来到这个世界,最能证明我们存在过的是我们的母亲,母亲这个角色在不同阶段陪伴着我们成长,汲取不同的知识,吸取不同的认知,唯有母亲才可以证明你曾经存在的豁出去,这个过程就是抚养你的过程,每一位母亲都记得和你一起的日子,小到对你每天的清洁,大到你的每一次生病,母亲是最为担忧的。

我们哭着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哭声表达了什么。刚诞生的哭,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哭吗,不是。而是一种从母亲的襁褓掉落、面对未知的恐惧而哭泣,这种哭泣我们看不懂,但想想,面对陌生的环境,失去胎中的温暖,突然周边变得光良,会害怕,也会担忧,因为人相对其他生物,成长周期要慢一点,所以担忧也就变得多一点。这担忧正是你日后面对的一切未知。

尽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会害怕,会担忧,会恐惧未来,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你必须要具备两种心态,分别是:平常心和达观心。

平常心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心境,比如,天下没有最好吃的食物,饥饿的时候什么食物都好吃。平常心是要你有一颗爱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心。

爱护自己,从外来的挑战开始,我们要平淡去接受,接受了还要作出相应的措施,这些措施是你爱护自己的第一步;还要保护自己不受外界欺负,这也是人的本能防御机制,很多本能性的东西,早早隐藏在了我们心里,到了一定的条件,它就会自动弹射出来,保护你。

生活的磨难来自社会,来自社会对你不同的考验,来自你对社会的认知。所有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必将磨练你的心智,锻炼你的毅力。

就像作家林清玄,出生在农村,当时家境不怎么好,家里兄弟姊妹又多,经济来源有限,早早出去为家里减轻一点负担是他们的选择。早早出去意味着我们的经验还不够,还不能准确够辨别社会的善与恶,只能用模糊的视野去一步一步探索,深怕自己走错一步使家人担心。

作家林清玄早早意识到待在家里并没有好的发展前景,于是外出求学,从药店货架小背唐诗宋词的他,在念高中时靠着写作,靠着帮别人捕鱼、种蚵维持生计。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林清玄走完了他要磨练的这个过程。

有一段过程我们必须要走,不管这个过程是容易的,还是艰难的。当林清玄走完这段艰苦历程之后,在17岁时在当时一家颇有名的报纸上发表《行游札记十贴》,连载十天的头条,轰动一时,得到三千元台币的稿费。

每个人要走一段不一样的过程,这个过程困难与否,走完这段困难之后,会迎来自己人生高光的一个时刻,也许这个高光并不高,也不亮,但这个高光它有亮过,它有过点燃你,它有让你心动和感动的那一刻。铭记让自己感觉到的高光时刻,不要管这高光是明亮的还是微弱的,你只需要记住它,你要记住它,记住你曾拥有过这个时刻就够了,其他交给时间目睹。

死亡不是失去了生命,只是走出了时间。对,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这个时间,当这个时间不再属于我们的时候,我们才会真正离开。

时间是我们拥有的最宝贵的资源,一旦这个资源失去,你将会丧失一切。对生命死亡的高级解释就是已经没有属于我们的时间。我们走完了属于自己时间的那段路程,你用过这段时间。当时间不再属于你的时候,时间就会转移到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那个人身上,那个人也会拥有这段时间。而且这段时间对每个人而言,你们会拥有它一定的时间,但不是永久。

知道我们拥有的时间不是永久,我们就可以发现,最后哭着离开的就是舍不得自己曾有过的时间。最后一滴眼泪包含你此前所拥有的时间表,这张表上刻画了你的记忆,你遇到的人,陪伴你的人,让你最感动的人,遇到的种种事情,都会停在这个时间帧上,而且永远的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