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世界500强企业CEO戈恩上演世纪大逃亡!日本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36

戈恩,是现代全球经济史上唯一一位同时是两家世界500强企业CEO的强人。同时也是此前全球最大汽车联盟的缔造者与掌门人。

这个联盟在一年前,仍然在极速扩张,一度吸收容纳FCA加入。然而,这一切均随着这位5000亿市值联盟掌门人的出逃而崩塌。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刚下飞机就被日本特搜部以“过少申报自身报酬”、“公款私用”等多个指控逮捕。此后,历经两次保释,一直处于日本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监控等级,贴身监控!

然而,就是在如此严密的监控下,便利店货架今年12月31日,原本应该待在东京被监视居住的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却现身黎巴嫩。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不会再被日本有罪推定、无视人权的司法体系当做人质……我终于能够自由地与媒体沟通,并期待开始下一周的生活。”

消息一出,瞬间震惊世界!直到此时,日本警卫系统才知道戈恩越狱了。戈恩在日本的代理律师弘中惇一郎(日本最出名辩护律师之一)也被雷的外焦里内。

一个被严密监控限制出行自由的重量级嫌疑犯成功越过监控人员、警方系统、出入境管理中心等多重阻碍,这个难度不亚于虎口出逃。

日本共同社、《日经新闻》、英国《卫报》、法国《世界报》等多家媒体均已转载。《世界报》形容,整个过程精彩程度堪比“007电影”。

报道称,当时,疑似黎巴嫩特工的“准军事组织”成员乔装成格里高利晚宴乐队前往住所表演,结束后将身高1.7米的戈恩藏在装乐器的大箱子里带离现场。

成功逃离被监控的住所后,为了降低被发现的概率,他们没有选择东京机场,而是从日本一个“不起眼”的机场乘私人飞机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并在那里换乘一架庞巴迪“挑战者”公务机飞抵贝鲁特,以黎巴嫩公民身份入境。

黎巴嫩官方此后表示,戈恩并非偷渡,而是以黎巴嫩公民身份合理合法入境。然而,神奇的是戈恩的辩护律师此前曾经表示:

出了这事,日本政府是强烈谴责,并且要求黎巴嫩政府交还戈恩维护国际司法公正。法国政府(戈恩国籍)表示很惊讶,并表示没有人可以凌驾法律之上。而黎巴嫩政府,则很直接的表示支持戈恩。

1999年6月,戈恩担任日产汽车公司CEO,次年兼任日产株式会常熟货架社社长,2001年6月升任CEO,将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背后利益方(日本)。

当时的日产已经连续亏损7年,深陷困境,负债2万亿日元(约1212亿元人民币)。戈恩仅仅用两年时间,日产就从亏损走向盈利(这可是世界500强)。

2005年5月,戈恩出任雷诺汽车第九任CEO,自此,戈恩成为同时执掌横跨8个时区、相隔近万公里的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代表戈恩自己。

雷恩一直致力于把雷诺和日产合二为一,再加上FCA合并成一个庞大的汽车帝国。让日产、三菱、雷诺三家公司最终合并成一家公司,从而问鼎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2017年,在他的规划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出台了庞大的发展规划——“Alliance 2022”(“联盟2022”)。按照这个计划,到2022年底,联盟成员公司的总收入将达到2400亿美元,汽车年销量将超过1400万辆。

雷诺控制了日产汽车36.8%的股权,后来增加至44.4%,还有日产旗下的一些子公司股权和控制权。而法国政府则一直谋求雷诺的控制权。

而日本为了谋求独立,一直致力于增加雷诺股权,按照约定一旦日产持有超过25%的雷诺股权,雷诺就会丧失对日产的控制权。

而且反客为主,2018年日产共销售580万辆汽车,而雷诺则只有380万辆。另一方面,日产市值约为雷诺的三倍。话语权与体量反转。

日产开始寻求夺回控制权,2002年,虽然获得了雷诺的13.5%的股权,但没有投票权。这对于日产而言,自然是难以忍受的存在。

日本政府则支持日产自立,不希望日产这个牌子消失。对外表示这关乎民族尊严、民族品牌。典型的.....

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在轻型车销量上达到1,060.8万辆,超过大众集团,成为全球第一。其中,日产营收1086亿美元,利润61.23亿美元;雷诺营收606亿美元,两者合计1692亿美元。

这显然与法国、日本利益冲突,尤其是日本。或许,这才是日本政府最后以行贿罪、挪用公款罪等罪名逮捕戈恩,并且审判定罪的原因。

而自从戈恩被捕后,雷诺、日产股价、经营均遭受重大打击。在法国、日本干预下,雷诺、日产纷纷开始去戈恩化,一代巨头就此崩塌。

现如今,戈恩不可能再回到日产,雷诺的概率也不大,三家联合重组也就无异于痴人说梦。这个未来可能成为世界级汽车领航级的巨头就胎死腹中了。

这意味着这个雷诺(市值189亿美元)、日产(350亿美元)、FCA(250亿美元)的组合计划,彻底破产。5400亿人民币市值巨头未生先死。

去年9月份,西川广人因为不正当收入丑闻而辞职;10月份,内田诚被任命为日产汽车CEO,古普塔出任日产汽车COO,关润担任日产汽车副COO并向古普塔汇报,但关润又在12月宣布辞职;雷诺方面,董事长塞纳尔则劝退了由戈恩一手提携雷诺CEO蒂埃里·博洛雷。

2019财年上半年,日产汽车合并销售额为50331亿日元,合并营业收入为316亿日元,净利润同比(较上年同期)下降73.5%至654亿日元,创下11年来最差业绩;雷诺此前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其第三季度营收为112.96亿欧元,同比下滑1.6%;全球销量为85.2万辆,同比下滑4.4%。

现如今,戈恩已经躺在了其在黎巴嫩的豪宅内,享受着国人的欢呼。而日产与雷诺的前途却为此蒙上了阴影,法国与日本的争斗势必会继续。

2019年3月,雷诺和日产的联盟满20周年,但双方内部均对此没有庆祝,甚至没有人给员工发电子邮件来记录这一里程碑。甚至两家公司的工程师都开始避免合作设计汽车了。

但戈恩这个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商的梦,是否会随着自己越狱、5000亿市值巨头联盟的崩塌而熄灭呢?东山再起?难敌政治斗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