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美式真理,只在导弹射程之内?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36

三天前,在弗罗里达的海湖庄园,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对媒体说:“希望新的一年世界和平”,下半句生生被身旁的总统先生抢过去:“和平是对的,但我不确定啊,你把新年愿望这么大声说出来可不行……说出来会带来厄运,对吧?”

今天凌晨,巴格达机场旁,素有“中东隆美尔”之称的伊朗革命卫队少将、精锐“圣城旅”司令卡西姆·苏雷曼尼被美军定点清除。能公然在他国领土上定点清除第三国军事将领,美国自以为傲的历史上又多了一笔。

美方解释说,苏雷曼尼是近期伊拉克人围攻巴格达美国大使馆的策划者,在过去几十年内曾造成成百上千名美军丧生,定点清除是为了避免他再策划针对美国的行动。

反讽的是苏雷曼尼恰是美军从伊拉克撤军后,协助该国对抗“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的主要军事将领。

成长于1980年代两伊战争,苏拉曼尼屡立战功,被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称为“活着的烈士”。他的突然离去在很多人看来将直接影响已经陷入僵局的美伊关系,甚至整个中东局势的走向。

这是自前年美国宣布退出多方千辛万苦达成的伊核协议后,主动采取的进一步激化局势的重大行动。

在北边的叙利亚,一场由美国及其带领北约国家直接挑起的所谓“内战”打了7年多,造成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给欧洲带来沉重的难民负担,另一个直接后果是IS恐怖组织的蔓延。去年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了,突然带来的战略真空再次成为各方混战争夺的焦点。

在南边的也门,由美英直接插手的海湾亲西方势力助力升级的所谓“也门内战”,在世界关注之外惨烈地进行了到了第五年。很多熟悉这场战争的人称其为“二战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战争、饥荒、瘟疫等交织在一起,数千万人需要援助和紧急医疗服务。

在朝鲜,美国一方面保持对朝的严苛制裁,一方面敦促朝鲜回到谈判桌前;一方面标榜领导人的私交之好,一方面对朝常熟货架鲜方面的弃核努力置之不理,军演不断。平壤的牌必定不如华府多,在美方不断的极限施压之下,就在去年的最后一天,朝鲜领导人重提“战略武器”。在美国的一手推动之下,朝核危机重现。

在军事盟友内部,从去年开始美国便开始狮子大张口,要求其他国家支付其驻军开支,要让海外的美国军队实现经济独立,要让“把世界管起来”从责任变成买卖。冷战结束三十多年,为冷战而生的北约在这届美国政府“一切都是生意”的逻辑指引下,非但没有行将就木,反而尾大不掉,拥兵自重,通过设置一个个假想敌,帮助美国从小弟们自己那儿收割保护费。

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去年的对台军售无论从规模还是水平上都超过历史水平,对中美联合公报中对台军售的承诺置若罔闻,参众两院还通过了所谓“涉台法案”进一步为干涉中国内政,提供法律基础。

在新疆问题上,美国公然通过所谓“涉疆法案”,多次纠集其他所谓“人权卫士”,无视新疆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无视这一地区来之不易的繁荣和稳定,把中国政府的反恐措施渲染为种族屠杀,把疆独、东突、暴力、恐怖和极端主义分子打包成为“自由斗士”和“民族英雄”。一向被美国政府贴上“恐怖主义分子”标签的穆斯林(有石油的除外),只要与中国唱对台戏,那么就可以视为美国的战友。

在香港问题上,美国起先否认支持暴力和港独分子,但自从通过所谓“涉港法案”后,对其纵容暴力,支持港独的行径就再不避讳了。那些挥舞星条旗的香港年轻人们忘了自强不息的“狮子山精神”,只想有唾手可得的权利和安逸。冬天怕冷,夏天怕热的“革命者”终归难堪美国“颜色革命”的大任。尽管如此,华盛顿的政客们依然执意要把“东方之珠”压扁成手里的一张牌。

在华为问题上,美国信奉的是“谎话千遍,即成真言”,不惜采用强制断供,政治绑架,造谣污蔑等种种下作手段,力图用肮脏的政治手腕儿把一家通过创新便利店货架和研发甩开美国对手的中国企业扼杀在起飞阶段。别说,一些所谓依靠逻辑和理性起家的西方国家还是真买单的。

在贸易问题上,在气候问题上,在军控问题上,在国际组织改革上……美国带给整个世界的破坏性影响都是深远的。基于规则和公理建立起的国际关系体系受到了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霸权主义的严重挑战,波及经济全球化和现代国际关系准则的秩序基石。

与以往不同,这种震荡不是那些长期遭受不公对待的国家引发的,而是由一直在整个价值链顶端享受独有特殊权益的国家主动发起的。难怪,这届美国领导人总不忘挂在嘴边的是:美国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好过。当然,在一场美国刻意营造的零和博弈中,世界也从未像今天这么乱过。

当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陷入集体的零增长甚至衰退之际,美国经济的一枝独秀并不值得夸耀,因为那只不过是美国政府纵横捭阖,闪展腾挪借助其经济、军事和科技优势把国内资本主义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和矛盾层层转嫁和释放的佐证。

从很多方面讲,美国都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得天独厚的国土资源,勤劳勇敢富于开拓精神的美国人民,相当稳固的政治经济秩序,独一无二的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考验美国的应是如何协调世界阻止消失的冰川,如何让世界范围内更多的人摆脱贫困获得更好的公共服务,如何让生态和文化多样性得到起码的尊重;而不是放任冰川的消融而不作为,而不是为了本国优先把他国推向战乱和人道主义危机,而不是把自然资源和文化作为推行霸权的工具。

美国的逆流而上将直接推高信息、商品和服务的交易成本,让安全、教育、增长等成为赢家通吃的牺牲品,割裂世界应对非传统威胁的努力与协商。

当中国的崛起与这样的美国叠加时,崛起的难度增加了,但崛起的意义也随之丰富了起来。中美博弈在实力比拼之外,将主要是治理能力和政治智慧的竞常熟货架争。

无论美国的人权和民主口号如何响亮,无论世界走过多少弯路,和平与发展始终是人类的共同追求。无论一国如何强大,若不顺从这一历史潮流,终将被扫入时代的故纸堆中。世界史上不缺先例,当代史中也不缺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