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宏盛三年坎坷借壳 业绩波动大盈利能力低于

 新闻资讯     |      2020-10-25 03:07

   近日,福建诺奇股份第三次向港交所递表申请聆讯,公司拟通过配售新股的方式,反向收购中宏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据港交所相关规定,将视同公司重新上市,须通过聆讯。

  而福建诺奇早在2017年11月便与中宏控股及其实控人胡玉林签订了收购协议。福建诺奇拟以1.05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中宏控股全部股份,对应发行15.4亿股新股。收购完成后,中宏控股将持有诺奇71.63%的股份,成为诺奇的第一大股东。

  但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借壳还没能成功,中宏控股营收已经从爬坡到增长乏力,且净利润波动明显。

  盈利能力低于行业

  中宏控股实际为一家控股公司,主要开展业务是旗下附属公司福建宏盛,从事物业及工程项目的管理和承包。收购前,胡玉林及其两个女儿胡美萍、胡婷婷分别持有中宏控股76%、18%、6%的股权。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按2019年度收益计,福建宏盛是总部位于福建省的第八大建筑承包商,在中国建筑承包商中排名第500至600之间,而福建省的十大总承包商收益合共占2019年中国建筑行业收益总额的约0.5%。也就是说,福建宏盛是一家福建本土的建筑承包商,规模不大。

  在等待借壳上市的时间里,福建宏盛的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48.5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55.9亿元,5年复合增长率仅为2.85%。同期,建筑行业总产值从180755亿元增长至248446亿元,2015-2019年的复合增长率为8.3%,福建宏盛的增长远低于行业。

  在营收微增的情况下,福建宏盛净利润的表现却起伏不定。2016年及2018年,福建宏盛净利润同比下降4.62%、28.08%。

  不仅如此,盈利能力方面,公司过去5年毛利率介于3.3%~4.2%之间,低于前段时间同样递表的中天建设,后者毛利率在8%左右。福建宏盛坦言,公司平均毛利率整体低于主要竞争对手。

  截至2020年3月,福建宏盛在建及手头未偿付的合约价值为109.8亿元。过去三年福建宏盛确认收益的合约价值占当年总合约价值的比例逐渐下降,分别为44.91%、37.32%、35.36%,导致2020年在收合约价值达到最高值。但这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短期业绩。

  长期看,建筑行业的客户主要是房地产开发商、大型企业及政府机构,福建宏盛未来能否保持长久的业绩增长还得看客户关系。报告期内,公司建设私人住宅产生收益占总收入的比例在2019年达到了94%,且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达到了75%。其中,来自集团A及集团B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又达到了66.9%、65.2%、65.5%,存在大客户集中风险。

  福建宏盛获客有三种手段:(i)政府网站发布的公开招标信息;(ii)现有或潜在客户的邀请;及(iii)双方协商确定建筑项目。

  近年来福建宏盛的对外投标次数从24次下降至14次,逐渐减少。参与公开招标的次数在2019年甚至下降至0。宏盛集团最主要的获客手段变为私下协商,2017-2019年,公司通过双方协商获得项目的总数分别为35、61及41个。私下双方协商这种依赖于双方关系,并不透明的获客方式,使得我们并不能清楚的看到福建宏盛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如何。

  资产负债率高达88.23%

  令人惊讶的是,作为资本密集型企业福建宏盛近三年并无任何银行借款。

  时间线拉长至近5年,福建宏盛在2015年曾有笔有抵押的银行借款,为1.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3亿元,长期借款0.4亿元,实际利率为7%~9%。最新2020年3月新增一笔5000万借款,数额也不大。

  前有中天建设,后有福建宏盛,随着房地产行业进入下行阶段,房地产建筑商抓紧上市的关键在于资金。商业模式决定了建筑承包商需要更多的流动资金来撬动规模。

  报告期末已竣工但尚未结算的工程收取代价的权利确认为合约资产,等成为无条件时向客户开具发票转为应收款。合约负债为公司收到客户垫付代价时予以确认。对比往期合约资产及合约负债的差额可知,2017年、2018年客户垫款仅为15亿元左右,而同期已竣工的合约资产约51亿元,垫付比例约为29%,差额部分均需要福建宏盛先行垫付。而2019年合约负债仅为1.5亿元。

  2017-2019年,福建宏盛应付贸易款项及应付票据分别为31.9亿元、35.5亿元、41.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0.62%、90.45%、88.23%,而同期货币资金仅为1.2亿元、1.7亿元、2.6亿元。没有借款并不代表着资金充裕,反而更考验福建宏盛的资金周转能力。合约资产基本上覆盖了福建宏盛的应付及合约负债,公司流动比率为1.1。

  但同时各报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额分别为-4500.7万元、4681.7万元、8562.9万元,与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2.35%、46.79%、7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