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快报快公益:之江公益讲堂第三期观点实录

 新闻资讯     |      2020-08-01 00:07

长期以来,企业都是中国社会捐赠的主力军。在2020年初抗击新冠疫情中,企业再次发挥重大作用。据民政部发布的数据统计,截至4月23日,全国各级慈善组织、红十字会共接受社会各界捐款419.94亿元、物资捐赠10.94亿元。其中,企业捐赠占到了90%左右。

今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大部分企业经营都受到了影响,年初蜂拥进行大额捐赠后,接下来该如何规划企业的社会责任?7月16日晚,由之江公益学园和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主办的之江公益讲堂第三讲开讲,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之江公益学园理事导师邓国胜教授做了直播分享。

本期【快公益·观点实录】推出邓国胜教授《后疫情时代企业家如何以慈善成就卓越企业》。

关于企业是否需要履行社会责任,其实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的两位教授就曾为此争辩过。其中,贝尔(AdolfA.Berle)教授认为企业的管理者受股东委托,应该只考虑股东利益,不应捐赠。但多德(E.M.Dodd)教授则反对这一观点,他认为,企业应该对社会负责,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这场著名的“哈佛论战”最终以多德教授的观点获胜而告终。之后越来越多的支持性理论被提出,这些理论都认为企业除了要盈利,还需要履行社会责任。美国乔治亚大学的卡罗尔教授则把企业责任概括为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伦理责任和慈善责任,并认为企业社会责任不等于简单的捐赠。

企业简单捐赠的确可以在一些情况下起到显著作用,但是简单的捐赠或输血有时并不能解决社会问题,甚至会浪费资源。问题的解决之道在于“创造共享价值”,也就是只有当企业的慈善行为同时具有良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时,才能与股东利益一致,这种企业慈善行为就是战略性慈善。

战略性慈善就是企业在制定公司发展战略规划时,将企业的慈善捐赠与企业志愿行为、企业社会责任纳入到企业的整体发展战略之中,而不仅仅是将慈善和社会责任作为企业的一种公关行为。

哈佛商学院的迈克尔·波特教授认为,当企业的慈善行为同时也对企业的竞争环境产生重要积极影响时,企业社会责任与经济目标才能相容。所以,企业慈善行为除了产生社会效益以外,还必须具有不断改善和提升企业基本竞争环境因素的能力和潜力,包括改善同业竞争环境和提升支持性产业等。

一些企业已经在战略慈善探索出了成效,比如雀巢公司在改善产业链改善上进行的尝试。作为咖啡生产销售商,保证专用咖啡豆的可靠供应是一项重要工作。然而,咖啡种植者大多是非洲和拉美贫困乡村的小农,他们深陷生产率低下、品质欠佳和环境恶化的恶性循环之中,产量十分有限。雀巢公司为此重新设计了采购流程:首先与咖啡种植户密切合作,向他们提供农业技术咨询服务和银行贷款担保,并帮助他们获取咖啡苗、杀虫剂和化肥等。如果咖啡豆品质好,雀巢公司就会给种植户一个好价钱,提高他们的积极性。

正是因为雀巢公司的这一做法,咖啡产量与品质得到了提升,种植户收入得到增长,农户对环境的破坏也相应减少。自2000年以来,雀巢公司高达30%的增长率就来自于在供应链中的创新尝试,共享价值由此而生!

最近几年,从全球趋势看,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另一种方式就是进行“社会影响力投资”,用资本的力量推动社会问题解决。例如红杉资本和蚂蚁金服等投资的中和农信,就为那些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服务的县域中低收入群体,量身定制以小额信贷为主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产品,帮助他们发展产业、增加收入。这样的做法既激发了低收入群体的创收积极性,提升了扶贫的效率,也让投资方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第一,被访谈的各种慈善榜单、知名企业家中,42%的企业家开展慈善活动时,目的不明确、慈善战略不清晰,捐赠方式基本停留在传统慈善模式的阶段,50%的慈善家的项目缺乏创新;

第二,被访谈的企业家中,71%的企业家捐赠完之后,对捐赠款的流向及其效果并不太了解,也缺乏对捐款流向的追踪,或者没有主动对捐赠项目进行过监督评估;

第三,大约25%的企业家将大部分精力投身于公益慈善事业,不仅捐赠资金,而且贡献时间与智慧,16.7%的慈善家的夫人或儿女也热衷于参与公益慈善事业,家族慈善正在悄然兴起。

如果对我们的调研结果进行概括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积极投身于公益慈善事业,但他们中有很大一批人仍停留在传统慈善阶段,一捐了事。尽管企业家群体是最关注效率的,对捐赠资金还是缺乏有效管理,对捐赠项目缺乏有效追踪。从我们的访谈和网络搜索的情况看,捐赠项目有独立第三方评估报告的慈善家,不到10%。

针对这些问题,结合后疫情时代的特征,我认为企业家要想实施战略慈善,必须从以下五个方面着手:

1.在慈善领域同样要有创新意识。企业家群体是最具有创新意识的群体,在公益慈善领域,同样要发挥企业家的创新精神,通过创新,推动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

2.在慈善领域同样要关注效率。企业家群体是最关注效率的,在慈善领域的捐赠,也要看成是一种投资,是一种社会影响力的投资,慈善资源的使用同样需要精益求精。

3.要发挥企业的优势与特长。企业无论是参与脱贫攻坚、参与乡村振兴,还是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留守儿童或老人等公益慈善项目,也需要注重发挥自身的技术优势与专长。

4.注重整合资源、形成集合影响力。未来,企业参与公益慈善,不能再简单依靠一己之力,而是需要整合政府、社会组织、被救助对象的资源,形成集合影响力。

5.善于利用科技技术开展慈善活动。后疫情时代,企业参与慈善更需要借助人工智能、互联网信息技术等手段,提高公益慈善的精准性、参与性和效率效果。

现在,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更需要企业家们勇担责任,并且发扬创新精神,在创造共享价值的过程中,注重发挥企业的技术优势与专长,注重整合资源,最终形成集合影响力。另外,公益慈善领域也要主动引入企业家和企业的资源,促进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创新发展。

问:战略慈善是否可以交给大企业去做,而小企业依然需要普及的仍然是公益理念和文化?

邓国胜:我认为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应该实施战略慈善。小企业的钱没有大企业多,所以更需要精益求精地花,在试图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还能给企业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当然,如果一些中小企业一味追求经济效益而忽视企业责任,当然还是要先行普及公益理念和公益文化。当理念和文化普及后,就可以进一步实施战略慈善了。

邓国胜:虽然战略慈善的概念在20多年前就已经提出了,但这一观念在中国的流行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当下中国正是实施战略慈善的时期。而且疫情发展到现在,简单捐钱的方式反而不利于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所以引入战略慈善,可以在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为企业的发展谋求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