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大行绿色金融探营:工行投放最多 邮储银行

 新闻资讯     |      2020-04-18 11:37

2020年迎来了一个“寂静的春天”,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黑天鹅”的出现搅动了全球经济形势,由此带来一个重新认识环境与社会风险的机会。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再访“两山理论”发源地——浙江安吉,也进一步重申了绿色发展的要义。

随着年报季的序幕拉开,各家银行业绩比拼已告一段落。现在我们将目光聚焦在社会责任的履行情况,一探六家国有银行对绿色金融的推进。

新时代有新责任,大银行有大担当。在六家国有银行的披露信息当中,对绿色金融的发展情况都有所体现,其中不光是加大对绿色信贷的支持,还涉及到日常的绿色办公、绿色运营等方面。由此可见,绿色金融掷地有声,已经从业务层面渗透至银行发展的各个层面。

基于现有的公开资料,本文将从绿色贷款余额、绿色贷款增速以及绿色贷款占比三个指标进行分析,分别反映银行绿色金融的发展现状、增长情况以及信贷结构。

通过梳理统计,2019年六大国有银行共投放绿色贷款突破五万亿元,共计5.03万亿元,同比增长13.31%。

从投放数量来看,工商银行绿色贷款投放最多,高达1.35万亿元,规模大于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投放总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分别位列第二位、第三位。

再来看绿色贷款增速,邮储银行增速最高,为27.78%,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紧随其后,分别同比增长16.58%、16%,农业银行增速为13.39%,高于全行贷款增速1.5个百分点。以上四家银行跑赢13.31%的平均增长速度。

绿色贷款占比能够反映银行的信贷结构。早在2016年,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是“21家大型银行的绿色信贷占信贷总量的比重接近10%”,而直到2019年,六家国有银行的平均绿色信贷占比仅为7.46%。

其中,绿色贷款占比最高的是农业银行,具体为8.91%;建设银行绿色贷款占比8.37%,工商银行的比重为8.06%。

不过,各家国有银行根据自身的业务特点和目标定位,对绿色金融推进的侧重点也不尽相同。

工商银行无疑是绿色金融领域的“老大哥”。早在2017年率先提出“绿色信贷”发展理念并大力推进其建设,随后进一步明晰了发展目标并完善体系建设,树立了国有大行的典范。

2019年,围绕“美丽中国”建设和“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农业银行将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要求贯穿于信贷业务各环节,实施全流程管控,严格执行环境和社会风险“一票否决制”。

同时,农业银行致力打造服务模式领先、产品体系领先、市场份额领先的“绿色投行领军银行”。2019年共发行绿色债券7期,募集资金390亿元,通过绿色资产证券化、绿色债券、绿色银团贷款、绿色并购等方式为企业提供融资逾900亿元,资金投向清洁能源、绿色交通、污染治理与污水处理等领域。

2019年,建设银行绿色金融的主题是应对气候变化,授信审批实行“环保一票否决”,严控高环境和社会风险客户信贷新增。重点支持有利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清洁交通领域、清洁能源领域,分别投放6057.48亿元、3134.54亿元。同时支持企业采用节能减排的新设备、新技术,向节能减排改造领域投放1363.18亿元。

中国银行于2019年制定并发布了《中国银行绿色金融发展规划》,引导信贷资源投向节能环保、清洁能源、 生态制造等绿色产业。充分发挥全球一体化优势,大力支持“走出去”企业绿色项目融资,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绿色、可持续发展。 持续推出可持续发展债券、绿色资产支持票据等创新金融产品,为绿色产业开辟多种融资渠道。2019年在境内全市场发行贴标绿债 334 支,金额共3434.52亿元;银行间债券市场共发行137支绿色债券,金额共1916.16亿元。

交通银行近三年绿色类客户数占比一直保持在99%以上,向清洁能源、水利环境、城市水务、城市轨道交通等低碳环保行业倾斜信贷力度,已向包括节能环保、污染防治、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清洁交通、清洁能源、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等绿色项目投放超120亿元专项资金。

邮储银行持续加大对污染治理、清洁能源、绿色交通、供水节水等绿色产业支持力度,同时将限制性行业 列为“审慎进入类”,按照“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的要求,实施差异化授信 政策,严控“两高一剩”行业贷款。

此外,2019年邮储银行在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内成立了首家绿色支行——邮储银行湖州市吴兴绿色支行,未来将积极探索绿色银行在信贷资源、资金定价、产品创新、业务流程等方面的经验。

国有大行作为绿色金融主力军,应当充分发挥“头雁”作用,推行绿色发展责无旁贷。绿色金融这一命题待解,仍需商业银行以实际行动解答。随着绿色金融顶层设计日趋完善,绿色金融标准逐渐明晰,商业银行探索绿色金融的意愿也会有所增强,实体经济将通过金融这把“温柔的手术刀”去除顽疾病灶,早日实现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