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利率继续保持,科技股“屠夫”退选,美股走

 新闻资讯     |      2020-04-16 09:05

疯狂3月过后,美联储终于公布了当时的会议纪要。一个重要的信号是,会议纪要确认,零利率将维持到疫情冲击结束之后。对敏感的市场来说,这种明确的信号再好不过,叠加原油价格战出现转圜以及被号称是科技股屠夫、华尔街杀手的桑德斯退出总统大选,美股8日全线收涨,其中道指涨近800点,美股仿佛加速摆脱曾经的至暗时刻。

大约一个月后,美联储火线降息的理由出炉。北京时间9日凌晨,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公布了其在3月2日和3月15日的议息会议纪要,其中提到,所有与会者都认为,近期美国经济前景在最近几周里已经急剧恶化,已经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所有成员都认同,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0-0.25%。

3月2日,美联储忽然宣布紧急降息50基点,3月15日,美联储更是出其不意,直接将利率降至零水平,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而在会议纪要中,美联储的官员也承认,降息不会减慢公共卫生事件传播的速度,也不能修复已经被破坏的供应链,但它能帮助重振家庭、企业和金融市场的信心,缓和消费者和企业的财务紧张形势,在需求受巨大冲击时给予经济实质性的支持。

而在3月15日的议息会议上,委员们更是重申,将把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直到经济经受住此次打击,并走上充分就业和稳定通胀的轨道。这一点无疑给了市场明确的信号,起码在解决公共卫生危机对经济的冲击之前,美联储不会做出加息的举动。受此消息影响,当地时间8日收盘,美股全线收涨,道指涨近800点,涨幅3.44%报23433.57点,标普500指数上涨3.41%报2749.98点,纳斯达克指数上涨2.58%报8090.90点。

不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表示,纪要已经是过去时了,如今美联储货币政策方向已经很清楚了,一来挽救经济,稳定市场,保持市场充分流动性,二来就是切断风险向实体经济蔓延,同时防范实体经济倒灌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说救市或者帮助困难企业主要还是财政刺激,美联储更多是配合财政措施,真正发挥作用则可能在复苏阶段,会进一步推出货币政策宽松,如果美国疫情恶化下去,美联储还有充足货币政策工具应对。

这份会议纪要给市场吃下了一颗关于零利率的定心丸,但在整个美国货币政策走势不甚清晰了的时候,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反而失去了以往的指引性,相比起来,当天还有另一桩让市场松口气的事情。当地时间8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宣布退出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这意味着领跑民主党预选的前副总统拜登成为民主党唯一总统竞选人。

尽管我的竞选赢得了意识形态的胜利,赢得了年轻人和劳动人民的支持,但事实是不能赢得候选人提名,因此我决定终止竞选。在声明中,桑德斯如此说道。他解释称,退出竞选是个艰难而痛苦的决定,但目前的状况是他落后于其竞争对手300余票,几乎没有胜选的可能。

起码对华尔街来说,桑德斯的退选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一直以来,桑德斯所代表的就是民主党内的激进派,主张全民免费医疗、公立大学免费教育、限制最低收入每小时15美元等政策,此外还提倡拆解大型银行、提高富人税,加强金融监管,规范科技巨头的垄断行为,提倡使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并完全关闭核电站因此桑德斯也一度被称为华尔街杀手。

好在,桑德斯最终放了华尔街一马。当桑德斯宣布退选之后,美股就开始上涨,威尔明顿信托公司首席投资官TonyRoth评价称,桑德斯放弃竞选总统以后不再有进步派入主白宫的任何可能性,这对股市来说起到了帮助作用。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表示希望部分重新开放经济,而这一过程何时以及以何种形式发生,可能会是帮助投资者预期未来经济反弹前景的关键。

华尔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美股黑天鹅也终于被排除了。对于桑德斯退选的意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称,桑德斯本在在民主党中就偏向于非主流,属于左派的政治人物,跟中间派选民差距比较大,主要靠医保、教育政策吸引年轻人的支持,相对来说他在华尔街方面的表态并不属于主流态度,拜登也很难将这些政策吸纳到自己的政纲里面。现在重要的是,民主党内部至少形成了团结,拜登成了唯一的竞选人,因此有了一定的稳定性。

在经历了四次熔断的惊魂三月之后,美股似乎在4月变得稳定了许多。最近,随着美联储的放水,美国政府的撒钱,美股也终于看到了些许希望,本周一甚至集体上涨7%,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美国疫情已开始趋稳,全球疫情蔓延速度似有放缓迹象,美股终于扬眉吐气。

但在接受市场研究公司NedDavisResearch调查的金融顾问中,有81%的受访者都表示,标普500指数最终仍将下跌至低于3月23日触及的2237点的水平。超过一半的受访金融顾问预计,美国股市将在5月31日之前触及低点,而25%的受访者则预计市场将更晚见底,相对而言,只有19%的金融顾问认为股市已在3月23日之前触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则提到,从美国经济的基本情况以及冲击的程度和相应的措施来看,疫情属于外部冲击,跟2008年并不一样,美联储自己的判断也提到,这次冲击不会像2008年一样那么长,但要是就此说美股就要开始走好还是太早了,只能说从美股目前状况看,应该差不多到底了,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暴跌了,但也不能回去,即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疫情发展始终是美股乃至美国经济绕不开的问题。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9日凌晨5时50分,美国新增24326例确诊病例,累计确诊423135例;新增1495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14390例。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称,本周过后,美国疫情料将开始进入转折点。

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特朗普再次释放了复工的想法,在8日的白宫会上,特朗普称,美国新增病例数据开始稳定,相信美国正在提前控制疫情传播。当疫情处于下降阶段时,可以考虑重新开放美国经济活动,我们可以分阶段实行,有些地区相对受影响较小。但这次,特朗普没有再给出具体的日期。

不过孙立鹏称,虽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实时统计数据,但也有报道提到,背后有一些遗漏的数据。对美国经济现状而言,起码一个月之内复苏是很艰难的,特朗普再次重申想要重启美国经济,可以看出目前特朗普最害怕的就是美国经济链条断裂。此外,财政货币政策虽然充足,但副作用也很大,比如中长期挤占财政政策空间,现在救助越多,后期经济复苏阶段的力度空间就越有限,货币政策也是这样,无限扩表对于债券市场的稳定也有一定影响,全球美元流动性美元地位都会有连锁反应。再就是特朗普政治选举需要,经济还是其最主要的政治资本,一旦疫情稍微有所缓解,特朗普政府就会陆续重启经济。

孙成昊也提到,疫情进展已经成为拜登与特朗普之间最大的变量,未来走势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对疫情处理方法是否得当。目前特朗普支持率很高,但这属于危机爆发初期的一种聚集效应,属于一种虚高,如果长期解决不了问题的话对特朗普来说是非常不利的。而且目前看特朗普政府处理疫情方面也有一定的问题,比如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协调有问题,医疗物资的战略储备欠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