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居民贷款增量回落,央行强调稳定房地产

 新闻资讯     |      2020-04-15 12:00

在疫情影响下,一季度金融数据表现如何揭开面纱。据4月10日央行公布的数据,一季度新增信贷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主要投放在支持实体经济的抗疫和复产复工上,其中85.1%投放给了企(事)业单位,而住户部门贷款却较去年同期有所少增,或是受疫情影响,居民消费、购房减少所致。央行于当日召开发布会指出,央行为抑制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取得明显的效果,同时强调在房地产三稳基调中,稳定房地产预期尤其重要。

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7.1万亿元,同比多增1.29万亿元,主要为企业贷款大幅增加推高增量。

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1.21万亿元,同比增量有所下降,短期、中长期贷款增量同比均有所下滑。而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6.04万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4.48万亿元同比多增1.56万亿元,且短、中长期贷款均有多增。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在当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季度的贷款投放,主要投放在支持实体经济的抗疫和复产复工上,一季度各项贷款新增总量85.1%是投放给了企(事)业单位。

具体而言,一季度,为防止企业出现资金流断裂、给企业的正常经营提供必要流动性支持的短期贷款新增2.3万亿元,同比多增1.25万亿元。体现支持企业复产复工的中长期贷款新增是3.04万亿元,同比多增4766亿。

此外,一季度住户部门贷款新增1.21万亿元,去年同期为增加1.81万亿元。“初步判断是受疫情影响,居民的消费和购房大幅减少所致。”阮健弘表示。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表示,2016年以来,央行为抑制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行业做了一些工作,取得比较明显的效果。房地产行业特点是资本密集型行业,而且周期很长,央行一直非常注重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致性。房地产市场的“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基调中,稳预期尤其重要,预期不稳反而对经济伤害更大,下一步还是按照中央总体要求和精神,围绕“三稳”目标做好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3月新增信贷2.85万亿元,同比多增1.16万亿元。明显高于去年同期的1.69万亿元,且超出市场预期。华泰证券指出,3月信贷的增长,主要依赖于货币政策支持下(降准+专项贷款/再贷款再贴现额度),银行信贷额度充足,企业信贷需求以缓解流动性压力为主,对经济提振作用有限。

数据显示,3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08.09万亿元,同比增长10.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3个和1.5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7.51万亿元,同比增长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2个和0.4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8.3万亿元,同比增长10.8%。

如何看待M2同比增长10.1%这一增幅?阮健弘表示,一季度商业银行信贷投放比较多,推动了M2增速大幅回升。而从M2的结构来看,一季度住户和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较多。

阮健弘进一步指出,上述两部门存款增长较多的原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货币政策有效支持了金融机构增强存款的派生能力,二是疫情期间财政政策也加大了支持力度,财政存款也在向实体部门转移。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8.07万亿元,同比多增1.76万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6.47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86万亿元,财政性存款减少3143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减少3713亿元。3月当月人民币存款增加4.16万亿元,同比多增2.44万亿元。

三月下旬以来,央行货币政策进入了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阶段,先是下调逆回购利率20个基点,“降息”幅度创下了2015年以来的新高。随后进行了年内第三次降准,央行决定4月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并下调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

后续货币政策如何走也值得期待。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指出,尽管央行已采取了定向降准的措施,但后续全面的降准仍然可期,预计后续还将有2次共100个基点左右的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应对后续债券供给加大所面临的流动性压力。

在压低融资成本方面,逆回购利率下调之后,为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下调进一步打开空间。在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看来,4月MLF利率调降的概率较大,以进一步降低商业银行负债成本,增加其降价动力,以更多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引导4月LPR大概率调降。

随着LPR改革不断推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作用已经显现,市场人士认为,在贷款利率下行过程中,会导致银行利差压缩,业内呼吁降低存款基准利率。

诸建芳认为,从更长维度来看,在今年LPR利率将可能出现明显下行的情境中,存款基准利率的调降仍然是大概率事件,维持后续存款基准利率将下降10-15个基点的判断,以适当降低银行的成本压力,促进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继4月3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态称,“调整存款基准利率是可以用的,但要进行更加充分的评估。”面对存款基准利率会否调降的问题,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4月10日在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是我国利率体系的压舱石,对于维护存款市场的正常秩序,防止非理性竞争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要长期保留。他指出,存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0月以来没有调整,但并不意味着银行实际执行的存款利率就不变化。实际上,存款利率的上下限都已放开,银行可以自主的浮动定价。已有部分银行存款的实际执行利率下降,反映了市场机制正在发挥作用。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下阶段,通胀中枢将继续回落,为货币政策打开更大空间,降准、降息仍有必要,鉴于银行负债成本较高,调降存款基准利率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十分必要,当前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