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工作的山东籍企业家:为找特殊建材,电

 新闻资讯     |      2020-04-10 10:03

我叫赵来振,山东聊城莘县人,今年41岁。2002年春天,我从老家来到武汉工作,18年后已经有了自己的企业,我是武汉红福堂家具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我也担任湖北省山东商会副会长一职。在疫情面前,我是一名平凡人,一样会感到紧张、担心,配合政府要求,我选择宅在家里,但是,我能做的不仅仅是宅在家里。

1月21日,我从朋友圈看到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准确来说,我那时候甚至还不知道病毒的名字,虽然身处武汉,但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1月22日傍晚,朋友圈关于这种新冠肺炎的信息开始病毒式传播,才让我感到一丝紧张。这样的紧张感最终伴随着武汉封闭管理的消息彻底浸透了我的每一根神经。

我开始意识到防护的重要性。口罩是紧缺的物资,好在朋友帮忙给我留了些。1月23日,我去找朋友拿口罩,在小区门口登记时,恰巧遇到了一位女孩。她在打电话,听口音像是四川人,电话那头应该是她的家人,她在这边工作,跟家人说没办法,自己回不去了。武汉封闭管理的时间是10点,她的票好像是10点多。虽然我只在她不远处逗留了一小会儿,但这其间她一直在哭。

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虽然在武汉工作生活,但每年春节都回山东老家。今年情况特殊,我也回不去,只能通过电话拜年,安慰家人朋友说自己没事。后来知道,很多人都是这样。大家不知道面临的是什么情况,病毒又是怎么样的,或紧张或忐忑,难免情绪有波动。没过多久,城市管控的力度加强了,小区基本都封锁了起来,配合政府工作,我的公司停工了,我也选择在家里宅几天,陪陪家人。

我住在武昌区,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40多公里远,所以开始觉得没有那么严重。直到四五天之后,我在新闻里看到,病例激增,我记得那时候湖北这边有五六千人吧,这个数字已经让我心里没底了。更让我难过的是,我听说之前几位老朋友、老同事,因为疫情缘故,已经都不在了。

之后,我听到了山东全力支援湖北的消息,作为一名山东人,我很骄傲,我也看到,山东陆续派了多批医疗队伍来支援湖北,我开始意识到,我能做的不仅仅是宅在家里。

这些支援湖北的山东医疗队员,实在太辛苦。舟车劳顿,刚过来生活习惯都不适应,没的吃,休息也不好,尤其是要穿防护服,又闷热,还会呕吐,我觉得他们很需要帮助。

我在武汉有个老乡群,里面都是山东人,这里面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有很多。大家就提出来,为了让咱们家乡的勇士们安心奋战,大家尽点心、出点力。

于是,我们在老乡群里发起了捐款。有人负责联系老乡,有人负责登记、收钱、公布,我主要是负责联系和号召。从2月9日有这个想法,到后来付诸实施,我们筹了近3万元,都支援了一线。

我不能出门,车也限行,街上没什么交通工具,万不得已出门,只能选择步行。好在我有手机,我找了能出行的志愿者,购买矿泉水、方便面,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又通过商会联系了一些专业的医药公司,提供一些防护物资等。

我当时就说,疫情后,大家都想要出城,但这一群人反而进城,他们是最可爱的逆行者,同为山东人,大家心里都很激动。

大概一周前,白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雷神山医院病房门缺少密封条。虽然是特殊材质,要达到隔离标准,但我是做家具的,平常厂里都有这些。不巧的是,厂里现在停工,我就开始琢磨怎么能帮上这个忙。

我联系了很多厂家、五金店,他们都有,但是全都是店里有货,但人不在,大家都回老家了。事情很紧急,我又联系了家居协会,委托他们帮忙寻找。

一天下来,电话不断,我的耳朵都有些疼。好在凌晨1点多,在汉川有个厂家能提供,雷神山医院那边连夜开了证明,当天晚上就送了过去,没耽误第二天的建设进度。

其实,因为不能开工,多多少少有些损失。我之前签了很多合同,有的单位计划元宵节进家具,我送不了,其实都违约,很不好意思,但一些客户也安慰我,说他们理解,不会计较。

不管怎样,生活都要继续。因为不能出门,现在我通过网购买菜。社区物业帮忙联络,居民自己下楼取,基本的生活物资有了保障。疫情方面,无数逆行人已经顶了上去,我们能做的,就是听从专业指挥。

但是,我相信情况一定会好起来的,下一步,我们也会关注公司复工方面的一些事项,虽然时间未定,但相信那一天不会远。